朝九晚“无”:我的休息权谁做主
来源:广东女性E家园 日期:2013-07-31 10:04:00

  “年轻时拿命换钱,年老时拿钱换命”,然而不幸的是,一些职场人士命真的抵出去了,但是钱还没来得及花。

  7月18日,编剧汪海林发布微博,称《永不磨灭的番号》作者及编剧张磊,因长期超负荷工作,以及对自身健康的严重忽视,年仅35岁即因病去世。

  这条微博一经传播,立刻引发社会关注。在今年,“过劳死”并不鲜见,如成功打造了御泥坊、怡清源等多个湖南本土电商品牌的吴立君,因长期辛劳,突发脑部静脉窦血栓,经医院抢救无效于7月15日去世,年仅36岁。此前,安徽安庆一名23岁的小伙儿,在高温下连续加班工作12小时后,突然身亡。奥美广告北京分公司一位年仅24岁的公关人,连续加班超过一个月猝死在工作岗位上……

  休息权,是宪法赋予劳动者的权利之一。尽管我国劳动法对于规范加班行为、保障劳动者休息权有明确规定,但现实中违规加班的情况仍大量存在,不但损害了劳动者的身心健康,也让劳动者无法体面劳动。

  朝九晚“无”之累

  “天天都要加班,永远有改不完的方案。朝九晚五,简直成了朝九晚‘无’!”

  面对每天的高强度工作, 某公关公司的苗凯(化名)向记者抱怨身心疲惫,他甚至觉得自己早晚也会“过劳死”。

  尽管在与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中,明确规定了8小时工作制,但苗凯表示,“我们很少能够准时下班。最忙的时候,还要熬通宵,甚至出现连续几天不能休息的情况。”

  苗凯说,其实在最初应聘时,人力资源总监曾明确表示,公司不会强制员工加班,“但是,如果在截止日期前,完成不了客户满意的方案,就不得不加班。”

  不仅平时需要加班加点,节假日也常常不能休息。“公关公司承担着为客户推广产品的职责,而节假日则是最好的宣传时机。”苗凯无奈地说,“节假日时,不能跟朋友一起出去聚会、旅游。对于我来说,放假与否,并没有实质区别。”

  而在通宵加班的日子里,苗凯都是靠吸烟来提神。“虽然知道吸烟危害健康,但是晚上实在很难熬。”由于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苗凯的健康也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胃病、失眠、头痛、内分泌失调等问题,自工作后便一直困扰着他。

  尽管这份工作让苗凯感到身心疲惫,但是他始终没有想过要跳槽,或者为自己维权。“我也知道如此玩命工作是在透支生命,但在这一行,加班是最平常不过的,累也得挺着。现在的就业形势这么严峻,要是不按时完成任务,老板随时可以让你走人。”苗凯感慨道,“看看每年有那么多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我还有什么奢望呢?”

  界定之难

  近年来,随着社会竞争日益激烈,像苗凯这种工作状态的年轻职场人,非常普遍。为了挣钱,他们加班加点,人生的路途充满了疲惫,“过劳”已成为常态。

  然而在我国,对“过劳死”的认定目前尚存争议。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博士董尚雯对此坦言,认定“过劳死”的确十分复杂。“因为在医学上,并没有一种直接的病叫做‘过劳死’,这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而且都以其他形式表现出来。如何证明这种积累的过程是由工作而非自身因素引起,这存在很大争议。”

  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方面专家则直接表示,我国劳动保障范畴内尚不存在“过劳死”概念,关于“过劳死”是否应当“视同工伤”目前也难以界定。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杜立元律师认为,“过劳死”既不属于“职业病”,也不属于“工伤”。“对员工在劳动过程中发生的死亡和伤害,依法应由企业承担责任的只有工伤和职业病两种,均纳入工伤保险的保护范畴”,但“过劳死”并不在法定职业病目录的10大类115 种之中。

  而在“工伤”认定方面,中国《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可以适用于劳动者在工作时间、工作岗位上“过劳死”的情况,但对于发生在工作时间或工作岗位之外的“过劳死”却并不适用,在法律上不属于工伤或是职业病的任何一种。

  法律亟须完善

  “从某种程度上讲,有些单位无节制的加班,已经成为员工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社会发展室主任李炜说,“年轻人‘过劳死’给社会敲响沉重的警钟,也让现行的劳动保障制度遭到严峻拷问。”

  对此,南开大学教授齐善鸿认为,要对“过劳死”进行立法,首先要“尽快推动出台‘过劳死’的医学认定标准。”在他看来,只有在医学上先明确定义“过劳死”的概念,才可在法律上对此予以进一步的刚性规范。“由于‘过劳死’的认定需要很强的医学专业知识和技能,为保证准确性,有关部门应对‘过劳死’进行深入调查研究,并根据中国国情,制定出医学认定的统一标准和诊断尺度。”

  在医学上对“过劳死”作出明确定义的同时, 杜立元认为,还应对《劳动法》进行完善,从制度完善、保障机制、社会监督等各个方面保障劳动者的休息权,制定具有可执行性的救济措施。“尤其需要对加班的认定办法及加班时间限制进行细化,并明确企业安排加班不当致员工‘过劳死’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来源:中国妇女报 

版权所有:广东省妇女联合会

粤ICP备13004965号-1  制作维护: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中山一路梅花村3号大院 邮编:510080 电话:020-87776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