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广平:南国伟大女性
来源:广东女性E家园 日期:2012-11-12 18:57:00

鲁迅、许广平和他们的孩子。

鲁迅夫人许广平。

周恩来等在全国妇联与许广平互致春节问候。

  

  简介:许广平,广东番禺人。1898年2月生于广州。1919年,投身“五四”反帝反封建斗争。任《醒世周刊》编辑和撰稿人。1922年,任北京国立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学生会总干事,参与发动了驱逐校长杨荫榆的学潮运动。在鲁迅主编的《莽原》发表不少进步的革命进步杂文。1926年8月,到广州任广东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训育主任兼社监,在邓颖超领导下从事妇女运动。抗战期间,投入民主革命洪流。抗战胜利后,任《民主》周刊编辑,并任上海妇联主席、中国妇联上海分会主席。1936年鲁迅逝世后,她编辑出版鲁迅重要作品选集和《鲁迅全集》。

  建国后,她曾任全国妇联副主席、对外友协理事、民主促进会副主席等职。1968年3月在北京病逝。 

 

  许广平堪称是一位伟大的女性。她的名字和鲁迅紧密相联。有人形象的将鲁迅先生比喻成一颗光照寰宇的巨星,而许广平则像拱守在巨星之旁的卫星。她从巨星身上吸取能量,同时又毫无保留的将其散发,同巨星一起去照耀和温暖世界。

  反对封建的斗士
  许广平,笔名景宋,广东番禺人。1898年2月出生在广州高第街一个败落的官僚家庭里。许广平的父亲是庶出,所以在家中处于被歧视的地位。再加上他身体孱弱,不善经营,因此,生活常感窘迫。她的母亲是澳门一位华侨商人的女儿。
  许广平八岁时进入族中办的私塾,与她的三位哥哥和几位表兄弟一起读书。她十分厌恶“四书”、“五经”一类书籍,而比较喜欢那些讲述行侠仗义、锄暴安良的故事。年龄稍长一些后,她对革命派创办的《平民报》、《妇女周刊》等刊物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千方百计地寻找这些刊物。通过这些报刊,她开始了解了民主、自由的内涵。1915年,袁世凯称帝,许广平十分气愤,曾偷偷向人表示要参加反袁战斗,然而事情被家人知晓,不能成行。同样是在八岁那年,母亲要为她缠足,遭到许广平的强烈抗议,因此,母亲最终没有如愿。许广平后来一直骄傲于她有一双天足。虽然出身世家,但许广平却十分厌恶那种珠光宝气、浮华奢侈的生活,从十二、三岁起,她就不穿绸缎衣服,不插花佩翠,不涂脂抹粉,不戴耳环。
  早在许广平出生的第三天,她的父亲在出外赴宴,喝得酩酊大醉时,与同席的一个姓马的劣绅“碰杯为婚”,把许广平许配给他的儿子,许广平为此痛苦万分,打算以死抗婚。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革命风云席卷全国。同年11月广东光复。由于许家是清朝显宦,不得不躲避至澳门。六、七年间,她的父母相继去世。她的二哥由北京回广州参加父亲丧仪时,经过斡旋,花钱替许广平解除了婚约。许广平决定要发奋读书,争取过独立生活。家里人也担心她因解除婚约在广州找不到婆家,便同意了她北上读书的要求。于是,许广平来到天津,在姑母的资助下考入了直隶第一女子师范学校预科。第二年升入本科,因学习成绩优异获得公费。
  在天津读书期间,许广平接受了进步思潮的影响,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许广平积极投身反帝反封建斗争,逐渐成为一名激进的民主主义革命者。她担任编辑的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刊《醒世周刊》,曾是天津反帝反封建的重要阵地。1922年许广平考入北京国立女子高等师范学校,担任学生自治会总干事,她作为学生骨干,发动了驱逐校长杨荫榆的学潮运动,结果杨以“害群”的名义开除了许广平等数名学生。
  在女师大期间,她最重要的收获是结识了导师鲁迅。在鲁迅的帮助下,勇敢地投入思想文化战线的斗争,写下不少揭露军阀段祺瑞丑恶行径的杂文,在前者主编的《莽原》杂志上发表。“五卅”惨案后,许广平又写出了《罗素的话》、《六个学生该死》等杂文。
  妇女运动的先驱
  在许广平读书的天津女子师范学校,学生们反帝反封建的爱国热情十分高涨。著名的女革命家郭隆真、刘清扬、邓颖超都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在“五四运动”中,同学们紧急集会,高呼支持北平学生的爱国运动。郭隆真提出了“爱国不分男女,救国不能后人”的口号,受到大家的热烈响应。她们联合贞淑、中西各女校,成立了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还打破“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束缚,同男校学生一起成立天津学生联合会,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全体参加了游行和请愿。
  许广平不但积极入会,还担任了该会会刊《醒世周刊》的编辑。该刊物包括社会、要闻、文艺、演说等内容。她积极参与稿件的撰写、修改和采访工作,其中发表了许多关于妇女问题的文章。《醒世周刊》以它泼辣凌厉的风格向封建主义和帝国主义发出了猛烈的攻击,成为天津反帝反封建的重要阵地。许广平和同学们走向街头,或在偏僻的郊区农村或浅陋的农家小院,积极宣讲。她们手执写有“提倡国货”“毋忘国耻”等标语的小旗,号召商界封存和烧毁日货,还亲自动手制造物品来代替洋货。许广平认真向邓颖超、郭隆真等学习,讲演水平越来越高。她那热情洋溢,慷慨激昂的声音总能吸引众多的听众。她从日常琐事引出救亡图存和妇女解放的大道理,听者无不为之动容。与此同时,她以学生会总干事的身份,成为女师大学生运动的骨干,曾与刘和珍等携手并肩战斗。
  1926年7月,许广平在北京女师毕业。回广州任广东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训育主任兼社监,在邓颖超领导下从事妇女运动。抗日战争期间,奋身投入民主革命洪流中,积极为抗日将士募捐日用品、药物和其他慰劳品。许广平为《上海妇女》、《妇女界》、《上海周报》、《申报》副刊《自由谈》、《文汇报》副刊《世纪风》等报刊杂志撰稿,还经常在家中召开妇女座谈会,讨论如何以文艺这个武器去推动抗日等问题。抗战胜利后,许广平任《民主》周刊编辑。并任上海妇女联谊会主席、中国妇女联盟上海分会主席。
  追求爱情的勇者
  在结识鲁迅前,许广平曾有过一段令人唏嘘的初恋。进入北京女高师的第一年,在一个偶然的场合,她遇见了打算赴法勤工俭学的同乡李小辉。两人相处融洽,常在一起谈论社会、人生、学业、未来。很快两人就建立了恋爱关系。李小辉的爱纯真而热烈,许广平称他是一位“热情,任侠,豪爽,廉洁,聪明,好学”的青年。然而好景不长,李小辉由于探视身患重病的许广平时也不幸染病,不治而亡,给许广平带来了难以承受的打击。
  1922年许广平投考到国立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学习。鲁迅恰巧应邀在该校教书。当时他已经是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身材低矮,上身常穿一件半新半旧的夹袍,外罩褪了色的黑马褂。手肘处,衣身上,还有鞋子的四周都补满了补钉。一头浓而黑、粗而硬的头发因为懒于修剪,很不驯服地直竖着。他的课,常言人所不敢言,入骨三分。凡他上课,一向空旷的教室座无虚席,甚至连走廊里都坐满了人。许广平被讲课人那真挚的情感,渊博的知识和深刻的思想所感动。1925年3月11日,她以“受教的一个小学生”的身份给鲁迅写了第一封信。
  当时,鲁迅先生有一个奉母命从媒妁之言而娶的原配夫人朱安。因此,他们两人的爱情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流言的困扰。然而,许广平勇敢的大声宣布:“不自量也罢!不相当也罢!同类也罢!异类也罢!合法也罢!不合法也罢!这都于我们不相干,于你们无关系,总之,风子是我的爱!”许广平后来解释说:“我们以为两性生活,是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任何方面可以束缚,而彼此间在情投意合,以同志一样相待,相亲相敬,互相信任,就不必要有任何的俗套。”鲁迅也承认,在他们结合的全过程中,许广平比他坚毅决断得多。 
  1926年8月,鲁迅离开北京赴厦门大学任教,许广平同车南下,到广州任广东省立女子师范学校训育主任。1927年1月,鲁迅也到了广州,担任中山大学教务主任兼文学系主任,许广平任他的助教。“四·一五”政变时,广州城笼罩着血雨腥风。鲁迅愤而辞去了中山大学的职务,10月,与许广平抵达上海,专心从事写作。在此期间,许广平精心照料鲁迅的饮食起居,替鲁迅查找有关资料,抄写稿件,与鲁迅共同校对译著等。正是在许广平的照顾和支持下,鲁迅后期十年的著作超过了以前的二十年。为了纪念许广平付出的默默无闻的辛勤劳动,鲁迅发表自己的译作时,有时特意用“许霞”、“许遐”的笔名。
  许广平坚决反对妇女婚后成为男子的附属品。在与鲁迅的共同生活中,她仍然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她始终把她在广州教书时积蓄下来的三百元大洋放在她自己的存折上,与鲁迅收入严格地分开。她说,她不会和周先生分开,但也要设想,万一发生不得不离开的情况,她可以不依赖别人的资助,用这三百元维持自己几个月甚至半年的生活。了解鲁迅生活的美国作家史沫特莱说:“他的夫人决不是他卧室里的一件安适的家具,她乃是他的共同工作者。在某些地方还是他的右手。离开她,他的生活便不可想像。” 1936年10月19日,鲁迅不幸与世长辞。许广平决心完成鲁迅的未竟之业。她将鲁迅1934年至1936年的杂文十三篇编成《夜记》,于同年4月出版。又自费出版了《鲁迅书简》的影印本及《且介亭杂文末编》等书。1938年4月,她编成了《集外集拾遗》。同年8月,由胡愈之发起,许广平、郑振铎等二十人组成“复社”,以“鲁迅纪念委员会”的名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资助下,编辑出版了六百万字的《鲁迅全集》。在鲁迅的煌煌巨著里,分明浸透着许广平的心血和汗水。
  许广平曾经担任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对外友协理事、民主促进会副主席等职。1968年3月在北京病逝。(作者:李兰萍作者单位:省社科院历史所)责编曾小瑛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广东省妇女联合会

粤ICP备13004965号-1  制作维护: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中山一路梅花村3号大院 邮编:510080 电话:020-87776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