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菊芳:广东抗战妇运领袖
来源:广东女性E家园 日期:2012-09-17 17:33:00

1982年5月,邓小平和廖承志会见李汉魂、吴菊芳夫妇。

李汉魂、吴菊芳伉俪摄于20世纪40年代。

李汉魂将军与吴菊芳女士。

吴菊芳在粤北。

  

  有道是女人如水般柔弱,又如水般强大。既能抚慰孱弱的心灵,使之重焕生机,又能汇集来自各方的河流,冲向更广阔的海洋。吴菊芳正是如此女性。抗战期间,广东妇女运动能够在艰苦的环境中取得成就,与她如水般的品性和努力密不可分。

  回馈广东社会

  吴菊芳于1911年9月10日生于安徽。祖父一代在泾县立有军功,受命出任湖北荆州道台。清代中末叶以宜昌为府治,其后代子孙也就立足宜昌,以宜昌为本籍。吴菊芳一岁多的时候,亲生母亲便去世了,之后她随任职北京的父亲去了京城。北洋军阀倒台后,父亲携后母逃离北京,回到老家。

  吴家是个大家族,非常重男轻女。父亲很有学问,吴菊芳又是独生女,但他却很少跟女儿说话,父女之间沟通甚少。虽然当时家境好的富家小姐上学校读书已较普遍,但吴菊芳的父亲仍然认为女孩不该抛头露面,没必要多读书。父亲在家的时候经常要吴菊芳为他烧鸦片,为此她连书也读不成,只有当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才能去学校,如是读读停停使学业大受影响。她心里颇不甘愿,可又父命难违,只好顺从。

  直至17岁吴菊芳才把小学念完。她后来就读宜昌女中,当时学校要排戏,选她演主角,父亲知道后不但不允,连学校也不让去了,只许闭门在家,不能与闻外事。后来吴菊芳去了一所教会中学。在初中期间,她接受了现代文明的教育与影响,并懂得了做为时代青年的责任。当时的中国,到处是革命的洪流,涤荡着旧的传统习俗和社会道德,年青一代的思想也在革命的热潮中澎湃、汹涌。作为长江中游的一个重要城市,革命的浪潮很快传播到宜昌。在校期间,吴菊芳在学生群中站在前列,为国民革命军的节节胜利欢呼,雀跃。她还参加了抗议日寇侵占东北三省的示威游行,与同学们一起上街宣传抵制日货。

  吴菊芳生平第一次参与妇女工作就是把妇女组织起来,建立家政会。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的妇女成家后大都着眼于生儿育女,围着锅台料理家务。一部分家境好的囿于当时不开放的社会风气,也多待在家里,无聊之时惟有聚集起来打麻将消磨时间。吴菊芳决定改变这一状况。1932年底家政会成立之初,她组织了一百多个家属办文化班,开始“扫盲”,让不识字的妇女有接触文化的机会。除此之外,她还开设织布、织袜、机缝等小型生产,用半手工半机械的方式,培养妇女的一技之长,希望将她们训练成为社会经济领域的有生力量。她还请人来教自制肥皂的方法,虽然规模很小,但却很成功。还把庙宇改成牲口棚,在里面养猪养牛养羊养鸡等。

  吴菊芳曾经说过:“自己能够自立然后能够立人,立己者正是为着立人。我们为着国家民族而生,我们要造成国家民族的崇高人格,必先要造成自己个人的健全人格”,“增进做人治事的能力:做人治事,要靠学问经验,有了丰富的学问经验,然后有合理妥当的方法。我们献身社会,不怕无做人治事的岗位,而怕无做人治事的能力”。她认为中国这么大的农业国,学点农业科学理论和技术,应该会有帮助。她把自己的追求和考学设想告诉了中山大学农学院的张农先生。当时中大农学院从来没招过女生。后来张告知了邹鲁先生,邹鲁先生说:“农学院也正考虑招女生,大家不谋而合,农学院从现在起就开始招收女生吧。”这样,那年中大农学院招收了第一届女生。但开始是预备生,如第一年考试不及格就要退出。因此,吴菊芳在中大农学院读书的第一年压力非常大,况且她又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当时已经与李汉魂结婚),虽然有家人和帮佣,但很多家事不得不亲力亲为,于是只好等孩子们熟睡之后,再开夜车做功课。经过刻苦研读,终于通过了考试,成为中大农学院的正式学生。虽然辛苦,但吴菊芳觉得自己的精神面貌却更像青年人,虽然选了二十几门课,读得很辛苦,但“我的身心却充满了青春,也时时准备回馈社会”。不仅如此,虽然吴菊芳从小在北京长大,能操一口京片子,但为了更好的服务于广东社会,她练就了一口流利的广州白话,这对她此后毕生的事业具有重大意义。

  领军妇女运动

  真正使吴菊芳名字大振,载入中国妇女运动史册的,是她在抗战期间领军广东省新生活运动促进会妇女工作委员会(简称:新运妇委会),建立妇女生产团,创设儿童教育院,从此开始她毕生从事的妇女解放事业,并成为当之无愧的领袖。

  日本侵华后,广东沿海地区多半沦陷,广州亦于1938年10月沦陷,遍地灾黎,哀鸿遍野。李汉魂将军在奉命回师救粤中被任命为广东省政府主席,把韶关定为临时省会。吴菊芳亦担任了中央赈济委员会委员及广东省新运妇委会主任委员。

  吴菊芳总结了过去妇女运动的经验教训,认为“过去妇女解放运动在初期没有彻底完成它的任务,就因为当时的领导者只注意到少数上层妇女的政治权利的获得,而忽略了广大的落后妇女群众”,因此,要使妇女工作能够开展,就要把周围的妇女团结组织起来,“不管是知识妇女也好,农付妇女也好,家庭妇女也好,职业妇女也好,我们要依她们的生活,采用不同的方式去动员她们,使她们在同一的目标下面努力奋斗”。对于发展女权,提高妇女地位,挖掘妇女潜在力量,她身体力行。作为抗战时期广东妇女界的抗日统一战线组织,她所领导的广东省新运妇委会,虽然在抗战烽火中环境艰苦,困难重重,但依然做了大量的工作。如妇女培训、教育和福利,出版《广东妇女》月刊,设立各县妇女工作委员会,征募大量物品及现款,慰劳前线抗战将士。不仅如此,她还组织了宣传队和家庭访问队各三队,出入火线,从事战地服务,为战士写信、洗衣,举行军民联欢会,成立军民合作站,救护伤病官兵,掩埋战场死尸等。她尤其关心战地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的妇女和儿童。为此,她到处奔走,请求支援,先后收容妇女近干人和儿童逾万人,分别成立了妇女生产工作团、儿童保育院、儿童教养院。对妇女采取半工半读,对儿童进行正规教育。此外,为了表达广东妇女的抗战热忱和参加抗战的决心,妇女工作委员会发动全省妇女集款购买飞机一架,献给国家,并以妇女指导委员会指导长宋美龄之名,命名为“美龄号”。当时她身边的人感叹地说:吴菊芳是个热爱国家、热心事业的人,具有远见,不辞劳苦,这在国民党“官太太”中是非常罕见的。

  吴菊芳认为妇孺是一体的,因此,她非常重视儿童教育事业。她曾专程前往重庆,向当时的行政院长兼财政部长孔祥熙、中央赈济委员会委员长许世英陈述了关于举办广东儿教事业的方案,说明儿教事业不应当仅仅是权宜应急之计,而应该是一条恒久性的国家政策,它在保证人力资源和弥补教育投资与智力投资上,都将发挥其巨大作用。她组织了十多个战时儿童抢救队,深入沦陷区,抢救出因战争无家可归及生存困难的难童两万多人,并将他们送到战时省会韶关,创办了广东儿童教养院,抚育和培养这批难童。她非常看重这批难童,为了筹集经费,她四处奔走,不断到重庆游说达官贵人们捐钱捐物。对难童的教育,她更是绞尽脑汁,她请专人制订出一套与儿童相适应的教材和教法。当时难童们经常唱着这样的歌曲:“我们生活在这块乐园,是个幸福的家,弟弟妹妹七千个,六百个是哥姐,院长是妈妈……”这些孩子,很多后来成为各条战线的栋梁之材。

  吴菊芳以她的聪明、睿智,杰出的能力、魄力,领导广东妇女运动,在抗战中做出了巨大贡献,吴菊芳曾经骄傲地表示,“说到我们广东妇女的勇敢前进,广东妇女在战争中的功绩,广东妇运的开展,也远超于以前的年代。”

  爱家爱乡爱国

  吴菊芳对丈夫李汉魂非常尊重、敬佩。她曾说,她的生活“真正脱离封建家庭的压力,开始浸润在现代文明生活气息中却是和伯豪(李汉魂,字伯豪)结婚以后的事”。

  在18岁那年,吴菊芳家楼上住进了新的房客——韩汉英将军及其夫人胡韵娴女士。胡韵娴女士和吴菊芳很要好,常在一起说心里话。有一次,她很认真地告诉吴菊芳,四军有个军官看中了她,想替她做媒。吴菊芳回答说:“那些人个个都抽烟,我讨厌死了抽烟,我不要。”她说:“巧了,那些军官中只有一个不抽烟的,看中你的正是这唯一不抽烟的,晚上你留心注意一下,那个不抽烟的,牙齿洁白的李副师长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外,就是他很喜欢你。”晚上,当一帮军人来玩的时候,吴菊芳有心观察,发现这个李副师长中等身材,三十出头,瘦瘦的,神态潇洒,长相也不错,他向吴菊芳投来的友善目光使她心中生平第一遭悸动。然而两人才相识相恋,四军就奉命开拔。李汉魂走后吴菊芳发现自己的心情大变,生活从此告别以前。1932年李汉魂与吴菊芳在广东韶关结婚。

  当时的社会风气,即使受教育的女性大多在婚后都守在家里。但李汉魂在这方面很开明,他非常支持吴菊芳继续求学。他认为男女必须平等,鼓励女性争取自立,对吴菊芳和男同学来往也毫不介意。而吴菊芳也没有忘记自己对家庭的责任。她和李汉魂结婚后,自觉地担负起家庭的责任。她说:妇女们固然应该走向社会,但同时不能忘却家庭,“对于家政的处理,儿女的教育,要随时关心,负起责任,要做一个精明的主妇,贤良的母亲。”

  他们共有子女五人(三女两男),都获得了博士学位,人称“一门五博士”。五人在事业上也各有成就。吴菊芳1947年随夫出国,在美国纽约定居,亲友同僚资助他们夫妇在纽约开了一家餐馆维持生计。在美国,他们时刻怀念故国家园,想念含辛茹苦培育出来的学生。1982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邀请李汉魂、吴菊芳回国参观访问,他们受到国家领导人邓小平,以及全国人大、全国政协领导人邓颖超、叶剑英、廖承志的亲切会见。邓颖超深情地评价吴菊芳“在抗日烽火中以伟大的慈母般的爱培育下一代。”当他们回到故乡广东,得到的欢迎和款待据说仅逊于“中华民国代总统”李宗仁。当年儿童教养院的孩子们如今已年过花甲,他们从世界各地赶来,排成长长的队伍接受院长妈妈的拥抱,用无声的语言,感谢院长妈妈的拯救和培养之恩。吴菊芳激动的说:“我有8000个儿女,你们都是我的孩子。今天我轮流拥抱你们吧。”

  吴菊芳常怀爱国爱乡之心,她在逝世前,曾嘱咐子女设立奖学金,以资助李汉魂家乡吴川市岭头村贫困青少年继续求学。1999年12月10日凌晨,吴菊芳在美国纽约逝世。(作者:李兰萍 作者单位:省社科院历史所)  责编:曾小瑛

版权所有:广东省妇女联合会

粤ICP备13004965号-1  制作维护: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中山一路梅花村3号大院 邮编:510080 电话:020-87776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