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绮玲:警徽在闪光 人民享安宁
来源:广东女性E家园 日期:2013-10-10 17:27:00

  

  了解了刘绮玲,我最想与大家分享的是——在我眼中:她头上的警徽是那样的神圣崇高,那样的光采照人!她是一个真正无愧于头上警徽的人民警察。一般人也许没那么清楚地知道:中国人民警察的警徽是由国徽、盾牌、长城、松枝组成的。其中,国徽是国家的标志和象征,表明人民警察是国家法律的捍卫者;盾牌是人民警察的象征,表明人民警察保卫人民的神圣职责;长城象征人民警察是维护社会秩序和国家安全的钢铁长城;松枝象征人民警察的品质和战斗意志。

百丈青松柯   秋风无奈何

  向来很喜欢唐朝岑参《感遇》中的“君不见拂云百丈青松柯(松柯:松树枝),纵使秋风无奈何”。我想,用如此佳句来比喻刘绮玲及她的战友们的品质和战斗意志还挺合适的。
  笔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那一年,19岁的刘绮玲青春焕发心怀梦想来到广州黄埔区公安分局。她先后做过派出所户籍民警、刑侦民警,1997年调入了分局刑警大队。直接参与打掉犯罪团伙135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20多人,破获刑事案件2300多宗,解救妇女儿童及人质35人。几度风雨几度春秋,近二十年的刑警生涯中,她经历生死考验和千锤百炼,但她却只用一句朴实的话来概括这惊心动魄的一切:做刑警就要胆大心细脸皮厚!
  在刘绮玲经历过的无数次抓捕中,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女性而落在男同事背后,不管是做一般民警时还是做领导时,她总是第一个冲出去,带头扑向疑犯。做刑警同时要心思缜密,心细如发,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而脸皮厚,就是要不厌其烦地多找人、多问人、多求人、决不轻易放弃,从中寻找线索和证据,不要太在意人家的冷漠、白眼甚至辱骂。在实际办案中,刘绮玲也经常会遇到一些人不想招惹麻烦和是非,希望明哲保身而不愿配合的情况。遇到这些情况,她便觉得受点委屈是难免的,所以只能把自己脸皮练得厚一点。在2012年的“清网行动”中,她也曾遇到过茫无头绪,心灰意冷的时候,但却从来没有打退堂鼓,一直咬牙坚持,终于在坚持中取得了一个个的转机。
  2005年12月,广州广园快速路途经黄埔区路段发生多宗抢劫案,疑犯着“军装”、驾驶假军牌车,以制造交通事故为名洗劫事主随身财物。短短一个多月,疑犯仅在黄埔区作案就高达8次,气焰十分嚣张。破案的重担一下子落到了刘绮玲的肩上。为了获取准确的信息情报,她与专案民警一起,在全市范围内收集有关案件的信息,调取了大量资料进行查阅比对。就在即将万家团圆欢度新春佳节之际,她带领专案组民警每天在车流汹涌的广园路上伏击守候,持续摸查了将近一个月,有一次还差点被村民圈养的狗咬伤。
  不懈的努力终于换来了回报。2006年2月11日晚上,刘绮玲带领专案组民警在天河区抓获6名犯罪嫌疑人。随即在凌晨2时,再次带领民警对刚刚从东莞作案后回到黄埔客运站附近的5名疑犯实施抓捕。疑犯被民警拦截时准备跳车逃跑,她第一个跳下高速开动的警车,用身体堵住车门。疑犯见她是个女的而且个头也不大,强行挤开了车门。这个身高米八的疑犯一拳正打在她脸上,当时她眼冒金星,后脑重重砸在水泥地上。即使这样,依然死死抱住疑犯,为战友赢得宝贵的时间,终于一起同心协力成功抓获了此案的11人,她的脸和头却被撞得真可谓面目全非!
  其实,做刑警这么多年,有什么没遇到过呢? 1995年刘绮玲还在派出所刑警中队的时候,有一次冲进疑犯房子实施抓捕,房内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只隐约感觉床上有一团黑乎乎的影子,她和两名同事一起冲入去,死死按住这团黑乎乎的东西。后来打开灯才发现,案犯一只手已伸到枕头下,拿开枕头一看,是一支已经上了膛的手枪,里面有一颗子弹。这是她第一次遇到持枪罪犯,而且完全不知道对方有枪。好玄!好险!
  在侦破2010年穗东“7.12”重大抢劫案中,从发案到破案整整16天的时间里,刘绮玲带领分管中队民警早出晚归,日夜奔走在城中村的特定角落,有时在肮脏不堪、蚊虫出没的草丛中进行伏击,一呆就是近6个小时。连日的坚守,连男民警也吃不消,而病情最重的就是她,发烧腹泻,头晕脑胀,全身没力,急需住院吊瓶。但那时抓捕时机已经成熟,如果她休息看病,犯罪分子很可能逃之夭夭,这不仅功亏一篑,她想更多的是还会给黄埔刑警这个与她生死与共的团队抹黑。为此,她选择了坚持,每天吞几片退烧药后继续埋头苦干。在她的感召下,同样生病的男民警们也是轻伤不下火线咬牙坚持,终于在7月28日晚,她带领专案民警兵分多路,分别在天河区柯木塱市场附近、小新塘、广汕路等地同时抓获徐某等3名犯罪嫌疑人,仅用半个月的时间就成功侦破了吴沙局长督办的这宗大要案。
  我很实在地问:您这近二十年的刑警生涯,是否都是惊险和成功?她肯定地回答我:不,也有失望与无奈。因为并不是所有案子都有好的结局:有时很努力去处理一桩案子,却又受条件等诸多因素限制没能做好。有些时候,受害人及家属的形象常常会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心里觉得沉甸甸的……她感慨地说,刑警很锻炼人,很考验人。从没有线索到有线索到印证线索到最后收网,一环扣一环,能够不费一枪去取得胜利,即“不战而屈人之兵”,就是我和战友们最大的快乐和梦想。

岁寒知松柏  事难见君子

  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荀子则把松柏喻君子:“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见君子无日不在是。”而我理解:都是比喻只有经过严酷考验,才能识别人民好警察是否像警徽上的松枝那样的品质和战斗意志。刘绮玲就是经过了严酷考验而被战友们发自内心亲切地赞叹说:“玲姐,好样的!”
  2012年的“清网行动”中,作为分局“清网行动”湖南追逃组组长,刘绮玲先后七次带队赴湖南开展追逃工作,连续征战3个多月,行程超过2万公里,足迹遍布湖南省益阳市、南县等40多个地区,成功规劝在逃人员22名,抓获大要案逃犯3名。有一次湖南郴州市公安局领导来广州出差,提起对刘绮玲的印象,忍不住说“这个女将真是‘霸得蛮’!”(霸得蛮,湘语意为敢于迎难而上)。
  刘绮玲第三次赴湖南抓获郴州籍抢劫杀人嫌疑人曾某时,对该案的抓捕过程,她总结为“前后八天,备受煎熬”。嫌疑人曾某身负重案,为逃避法律制裁极力隐藏行踪;而当地民风彪悍,法制观念淡薄,“护犊”意识强烈,曾多次出现聚众暴力阻碍执法行为,对出现在当地的外地人十分警觉。为防打草惊蛇,她一直是谨慎行事。那几天她与战友们在外边话都不能多讲,在派出所没地方休息,每晚轮流睡板凳。最难受的是任务这么紧,这么多天却始终不能确定嫌疑人行踪,真是心急如焚。
  她通过当地派出所了解到的信息判断出嫌疑人就藏匿在镇上后,就与民警扮成赶集的姐弟俩,借每月一天的赶集习俗秘密靠近曾某家,一直蹲守至晚间,终于发现曾某回到家中。
  “战机稍纵即逝,我们不能再犹豫了!”刘绮玲果断的对民警说:“我充分相信自己的判断和团队的能力,有信心能将曾某从家中抓获归案。”在与当地刑警大队和派出所领导反复沟通分析后,她制定了周密的方案,抓捕行动拉开序幕。
  在等到曾某家人打开门的一刹那,她带领民警们冲了进去,眼前正在饭桌上吃饭的男子,正是形象深深印在她脑海里的曾某。一组民警马上将其控制,另一组民警断后阻住其家人争抢,全部民警在将曾某拖上车后迅速驾车撤离。整个抓捕过程只用了不到3分钟,当地人还没来得及围堵民警就已经离开了村子。到达县城后,当地刑警大队长说他握着枪把的手心全都是汗,他对刘绮玲说“我真是服了。”而曾某在车上就承认了他的罪行,他说:“逃了5年多还是被你们抓到,我彻底服了。”面对坦诚罪行的曾某,刘绮玲内心很平静,因为像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幕,她实在是经历得太多了。
  刘绮玲一直认为不论是追逃还是其他刑警工作,一定要快,要迅速抓住战机,坚决的跟上线索,才能取得最后的成功。3个多月的省外追逃,每天行程将近1千公里,刘绮玲是追逃组里年纪最大的,每天车上的颠簸都让她腰酸腿疼,她说,即使再累也觉得值! 从事刑警工作近二十年的刘绮玲,心里从没动摇过,从没想过主动申请不做刑警。特别是看到群众得知破案时是那么的开心,那么感激时,就更加觉得值。

角色有更替  本色还是真

  在刑警队,小伙子们经常对刘绮玲开玩笑说:“玲姐,就是做了我们的领导,你还是大姐,是自己人。”
  2010年9月任职政委之初,刘绮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整理更新大队全体民警个人及家庭信息,从民警个人成长经历到民警家庭成员构成,再到民警家庭收入情况及当前民警急需解决的家庭困难等。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她利用点滴时间走遍了全大队近百名民警家庭,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和民警家庭信息,仅记录的笔记就有厚厚三本。三个月的时间里,她慰问了民警生病住院亲人11人次,看望了生育及哺乳期家属7人次,以及全大队8名双警家庭。在亚运安保时期,正常上班时没空,她就利用民警家属晚上下班和节假日时间上门走访慰问,用女性的温柔与细腻感化每位民警家属,为民警解决后顾之忧,提升团队的凝聚力。
  在繁重的公安工作背后,刘绮玲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家庭角色。作为一名刑警,肩负着第一线的刑侦任务,一个星期不能回家也是常有的事。她的儿子从两岁半读幼儿园,到今年大学毕业,基本上都是在学校寄宿,因为她实在是抽不开身来照顾他。有一次,因为侦办一起抢劫系列案,刘绮玲和孩子三个星期没见面。她对我说:“没办法,既然我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就要全力以赴的干下去!”
  刘绮玲和先生都是警察,生活中聚少离多,仅有的几次合作,还一不小心搞出个“中国第一”!那是1999年,黄埔区发生一起特大诈骗案,涉案金额高达人民币6亿元,区政府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刘绮玲的丈夫是此案的主办人员。同年12月,该案两名主犯曾某和郑某已被泰国警方抓获,专案组需要一名有办案经验的女警。这个重任落在了刘绮玲身上。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她和丈夫先后八次飞赴泰国工作,面对吃住条件差、水土不服、办案受阻等困难,他们一一克服,还笑称这是组织知道我们难得相聚,对我们的一种关心。2001年5月,两名主犯成功引渡回国。据了解,这是中国与泰国建交以来,首次引渡刑事犯。
  她真诚深情地对笔者说:“母亲、妻子、女儿这些角色上的变换,生活上的压力,我都能扛得住,但要我不做警察,放弃这份我愿奋斗一生的事业,我可能真的扛不住。”在追逃中,她也有情绪低落的时候。罪犯落网之前,承受巨大工作压力的同时,父亲生病让她的情绪如雪上加霜,但小伙子们变着法子逗她开心,还想带她去唱歌减压。“这让我很感动,也很自豪,就冲这,我这个警察当的值。”
  我去采访时,刘绮玲已任便衣侦察大队队长,我亲耳听见便衣侦察大队二中队的负责人帅哥王警官称她为“妈子”。我好奇问及称呼之由来出处,他笑着说,这是刘绮玲大队长在便衣侦察大队里同事们对她亲密无间的尊称,也有叫“刘大妈”的,说完大家都开心笑了。
  刘绮玲还愉快地对笔者说,记得之前有媒体采访时她说过:“就像踢足球,不喜欢的人会说:‘你看那帮人多傻,日晒雨淋,追着个破球满地跑,多累!’而喜欢踢球的人则乐在其中。工作也罢,生活也罢,大抵如此。只要全情投入,再苦再累的工作也是一种幸福,因为人民能享受安宁。”(作者 省妇女研究中心主任)

版权所有:广东省妇女联合会

粤ICP备13004965号-1  制作维护: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中山一路梅花村3号大院 邮编:510080 电话:020-87776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