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仙花:寒梅映雪别样红
来源:广东女性E家园 日期:2012-07-26 11:03:00

李仙花

  

  李仙花  广东省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国家一级演员,著名汉剧表演艺术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两度获中国戏剧“梅花奖”,中共十七大代表、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

  在万花迷眼的今日缤纷世事中,李仙花实在算不得“闻人”,但在那些但凡关注一点戏曲国粹、对“唱念做打翻”、“手眼身法步”有些许萦系的关注者中间,李仙花三字,便似乎大有“高山仰止”堪表追慕的了。曾有熟悉李仙花的人如此高度凝练地概括她:仙花似仙,气度非凡。

  报  春

  李仙花是广东戏曲界第一个巾帼“梅花奖”得主,也是新时期南岭大地“声、色、艺俱佳的汉剧第一名旦”,还是第一个两度获得中国戏剧“梅花奖”的演员——方家、传媒都往往以“二度梅”呼之,名之以梅,实在是题中应有之义。

  范成大在《梅谱》中说:“梅以韵胜,以格高”。戏台之上的李仙花,声腔圆润通透,扮相端雅秀正,当一个韵字,实不为过;功成而不求身贵,居要职不断创新而谋事业更大发展,便显其格高。何以见得?

  其一,领导说她工作有豪气。当汉剧院院长期间,创办“幼苗班”,狠抓人才工程;四处化缘筹办汉剧院硬件建设,建成了集排练场、演员宿舍、食堂、剧院于一体的综合大楼;千方百计找演出市场,为汉剧院增加创收、扩大汉剧的知名度。在她的苦心经营下,广东汉剧院盛极一时、风生水起。

  其二,任省文联党组成员、专职副主席期间,胸怀大局,着眼于构建文化强省,着重于传承戏剧的精髓与创新发展。组织全省31位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牵头创建了我省第一个独具岭南戏剧特色的高端综合型戏剧团---梅花戏剧团,亲任团长并组织策划和参与各种活动,旨在打造岭南文化精品,让观众感受梅花奖演员的魅力,搭建弘扬岭南民族文化、促进对外交流的绿色平台;积极推进三年一届的广东省戏剧演艺大赛如期举行,并倡议在广东省第七届戏剧演艺大赛中增设了话剧赛区和器乐奖项,使戏剧界更体现了“百花齐放”的繁荣,特别是增加“器乐”奖项,使幕后的艺术家也能走到前台参赛,充分调动了戏剧界的积极性,为中青年演员提供成长平台,提高了我省戏剧艺术的整体水平。

  她积极推进我省每年一次的“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评选活动,鼓励少年儿童传承高雅艺术,为全国戏剧界输送品良质优之苗。如此,使广东戏剧人才形成了老、中、青、幼良性成长渠道,构筑了“人才生物链”。其品其格恰如“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

  国人喜梅,百代以还,咏梅之诗盈荚盈司,汗牛充栋而不能尽载之,固在梅花耐寒傲雪,苦寒而后娇艳之故,省内的《南方日报》便曾以“梅花香自苦寒来”以写李仙花的戏曲事业,但在我看来,李仙花之切一个“梅”字,非仅止此,端在两行旧诗一语尽出之:

  ——胭脂桃颊梨花粉,共作寒梅一面妆。把其千般柔媚,万种缤纷,尽以一朵雪中红梅显与人前,响于楼梁。

  寒  梅

  李仙花出身汉剧世家,10岁学艺,自幼耳浸目染,及长乃跃跃欲试,近之爱之,终至于以身相许不能自拔了。回首初登舞台趣事,十分神奇:她作为小梅香为师傅梁素珍大师配戏,竟能把主角的戏路全部学到,临危救场,演绎得惟妙惟肖。小荷因此而渐露尖角,被师门同辈戏称作“戏老虎”。 可谓少年得志,故恩师说她天生有灵气。

  然而,数百年来,梨园行里所重的便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苦功夫,讲求一招一式,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单凭灵气绝无法成就今日之戏剧奇葩。

  采访中,听到好友说她练功有“霸气”:每天带两套练功服,是练功房的有名的“钉子户”,学绝技的“拼命三郎”。就是凭这股客家妹子淳朴的执着和韧劲,硬是把水袖功、褶子功、椅子功、扁担功等“三难四险”绝技练得炉火纯青,一身伤痛亦无怨无悔。此处略举数端以为例证,以证此言不虚。

  曾记得:1993年底某日,李仙花独身在大排练场练椅子功,摔得当场昏迷过去……醒来医生告诉她结果:腰腿摔伤,腿部韧带撕裂。当时,她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但马上就要争夺梅花奖,怎么办?最后只能选择打封闭针上场参赛。

  再说练“扁担功”的艰险吧,简直匪夷所思:数月苦练,磨断了几十条扁担缠布,竟至脖颈之子上皮开肉绽,虚肿得竟数月不散,终使古老剧目《阴阳河》重获新生。

  倘若苦累伤痛尚且能受,而一个弱女子辞亲远游、孤身求学更属不易。那是1991年,李仙花怀孕了,恰逢其时,中国戏曲学院首次来广东招生。为不错过这入京求学机会,她毫不犹豫地报了名,随即投入复习。当时,正逢酷暑,孕妇本来就怕热,她挺着大肚子埋头苦读,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考后未及一周便即提前分娩,生下了儿子。而真正的考验乃在两月后拿到录取通知书之时,人同此心,心同此情,舍夫别子,还是弃戏绝念,人生此际,不能不说是要经历备极煎熬的抉择。

  采访中,闻同仁说她台上有仙气。追根问底:仙气从何而来?遍访名师,博采京剧声腔、昆曲神韵、舞蹈身段、声乐气息之长,用她厚积之灵气、霸气,薄发乃至全方位突破,演技日臻,终得道成就仙气。

  今日观之,若非京中八载问学,幸遇京剧宋派传人宋丹菊、王小蓉教授,昆曲梁谷音、沈世华教授言传身教,砥砺淬炼,岭南汉剧未必会少掉一个“角儿”,但国中梨园恐怕就未必会有李仙花这枝奇葩了。

  采访中,家中亲人对她从艺近四十年的评价,尤使笔者感动,说她追求有志气!改革开放初期,商海大潮冲击着每个角落。80年代蹉跎岁月,戏剧发展的“低谷”中,许多青年演员改行走穴、下海经商,仙花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潜心研究艺术,心无旁骛,传承汉剧真谛。今日同饮庆功酒,家人心中倍觉甜。

  创  新

  若仅止是汉剧演技臻致,扮相靓丽养眼,粉丝云集拥戴,李仙花恐怕也当不起梨园奇葩这一时誉。创新,才是她充分展示才情,使“二度梅”实至名归之根本。

  推陈出新,是戏剧保持生命力的源泉,每位真正的艺术大师都有责任负起这一神圣使命。而李仙花早在个人艺术开始之初,便自觉担负起“守本求变”之使命。就读“首届中国京剧优秀青年演员研究生班”期间,李仙花忽然萌生一个想法:排演《蝴蝶梦》(作者系著名电视连续剧编剧盛和煜),何不把借鉴的力度加大,干脆来一个“京、汉两下锅”。因为,京、汉虽是两个不同剧种,但在总体音乐唱腔板式结构上,二者有着亲密的血缘关系。京剧作为传统深厚、一直在创新发展的前沿阵地的国粹大剧种,与汉剧合演,两者之间的借鉴与吸引,肯定更能激发演员表演上的提高,对汉剧剧种也是极其有益的。

  提出这个想法后,她得到了学院和省、市领导及广东汉剧院同仁的大力支持,于是与研究生班同学北京京剧院著名小生李宏图合演《蝴蝶梦》。他演庄周、楚王孙,唱京剧老生、小生,李仙花则演扇坟少妇、田氏,唱汉剧花旦、青衣。在发挥原先汉剧表演之优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取京、昆剧种之长,为我所用。

  《蝴蝶梦》“京、汉两下锅,”于1998年底在广州友谊剧院演出后,在中国戏曲界引起强烈的反响。专家和观众给予了高度评价,肯定了“京、汉两下锅”这种演出方式,对剧种之间横向借鉴、革新创造起到了积极作用。同时,有关专家也认为《蝴蝶梦》这种突破传统的表演形式,在戏曲表演上开创了不同剧种间的合作,被著名戏剧理论家郭汉城誉为“化腐朽为神奇”之作。也因此为李仙花赢得了“二度梅”。

  此后排演的新编历史剧《白门悲柳》继续进行创新,李仙花再次进行了大量艺术探索,获得了广泛好评和巨大成功。该剧系由剧作家张维、徐青根据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广东作家刘斯奋的长篇历史小说《白门柳》改编而成。《白门悲柳》对传统汉剧进行了较多改革。如:自始至终没有使用传统演出中区分场序的幕布,也除去了人物上、下场的种种传统套路,而采用了种种个性化的表演形式,减少了诸如水袖、髯口之类的传统戏剧程式;在突出剧种声腔特色的同时取得了新颖的听觉效果,强化了对剧中人物情感的表达。

  李仙花在汉剧《金莲》中更是颠覆《金瓶梅》原著,大胆改革,从人性分析的角度,细腻刻画柔弱女子潘金莲在黑暗、丑恶的西门府内,为了生存勾心斗角,人性严重扭曲,由一个弱势“善良人”一步步堕落成强势“索命鬼”的嬗变,轰动了广东戏剧界。引起了众多戏剧专家的注意,又引发了新一轮关于中国传统戏剧改革的热烈讨论。

  家  和

  从来说,家和万事兴。李仙花的事业成功自然离不开家和之道。她总是心怀感恩,默默以平凡女性的温柔体贴,以普通母性的细腻关爱呵护家庭,精心构制幸福和谐。

  之一,夫妻之道。正如她说的“幸运的是,我有一个理解我、支持我的、爱我的好丈夫”。回忆当初,他俩青梅竹马,结秦晋之好是顺理成章,众人都说她丈夫赚了个“漂亮老婆”,皆投以羡慕之目光。但岁月流金光阴飞逝,李仙花为戏剧的执著付出,使丈夫有了“有老婆等于没老婆”之感慨。连李仙花也感觉到似乎丈夫可真是吃了“大亏”,总是满心愧疚,欠他太多了。但事实上,丈夫从反对到理解和支持一路走来,个中滋味夫妻间已达到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默契......据了解,李仙花有一个很经典的说法:“儿子不是吃妈妈的奶长大的,是喝爸爸(买的牛奶)的奶长大的”。这深意不但是言传儿子不忘养育之恩,更是妻子对丈夫的感激和挚爱,同时也让我们感受到家庭中,作为父亲和丈夫的担当。

  之二,母子之道。遥想当年,李仙花挥泪辞别嗷嗷待哺的幼子,北上求学。一个母亲多少思念多少牵挂,只能化作执著和努力,以祈来日得到儿子的理解。

  难忘1993年,在最紧张备战“梅花奖”大赛期间,儿子重病住院,母亲和丈夫为了不影响李仙花参赛而封锁消息。后来,她作为“梅花奖”得主,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在你儿子病重的同时,你进京参加比赛演出,你觉得哪一个更重要?”当时,恰好儿子在收看,突然大哭着跑到自己的房间并把门反锁,任谁都敲不开,只听见儿子大喊“坏妈妈,坏妈妈!”当儿子经外婆和爸爸的耐心解释后,打电话给她说:“妈妈,对不起!”时,她泪如雨下,心里却阳光灿烂!

  现如今,当年的稚儿已是华南理工大学的帅小伙子了,每每提起妈妈,他会脱口而出:“我们家以妈妈为荣!”这可能就是李仙花最爱听的话了。因而,也让她更体会品味到家庭的温暖和力量。
 
家和万事兴,是咱文明古国老祖宗的古训,是百姓公认之道理。从李仙花的家,我们感悟到:家和,事业这艘巨轮就有了远航的港湾;家和,事业这艘巨轮就有了随时可停靠的港湾;家和,事业这艘巨轮就会插上腾飞的翅膀!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家和万事兴!(作者:曾小瑛、文墨 作者单位:省妇女研究中心)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广东省妇女联合会

粤ICP备13004965号-1  制作维护: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广州市中山一路梅花村3号大院 邮编:510080 电话:020-87776138